午夜灯媚追忆“光明”之路

2017-09-08 作者:admin   |   浏览(71)

午夜灯媚追忆“光明”之路

  初次来到巴黎旅游时,我追崇著名景点。而一位法国朋友却这样告诉我:巴黎最美的地方不只是明信片里的埃菲尔铁塔或者巴黎圣母院,而是宁静的街角巷尾。在巴黎生活许久后,再想起她的这段话,我明白了她的初衷。一盏盏路灯虽不起眼,但它们造就了巴黎独一无二的美。

  “光明之都”巴黎历史

  巴黎有个浪漫的别称,叫“光明之都”,这个别号的起源有两种说法,第一种官方的说法来源于巴黎路灯的法令。早在自17、18世纪,“太阳王”路易十四颁布了城市道路照明法令。巴黎很快成为与伦敦齐名,世界上最早拥有如此多路灯的城市之一。因为这部法令的颁布,路易十四的统治被称作法国历史上的“光明时代”。不久,在工程师菲利普·勒邦(Philippe Lebon)的技术革新下,巴黎领先使用使用改良的煤气灯作为街道照明,路灯照亮了整座城市因此得名。此外还有一种民间说法,在18世纪,巴黎的治安让人担忧,特别是在一些还没有设立路灯黑暗的小巷里,人民十分不安,巴黎的市长就要求住户们在夜里自家的窗口点亮一只蜡烛或一盏油灯,这使整个巴黎都被这些星星之火点亮了,从此以后巴黎市的犯罪率随之降低,人们也因此把巴黎称为“光明之都”。这些坊间故事都体现着路灯在巴黎历史中的重要地位。

  巴黎的路灯也是法国大革命的见证者。1789年7月,巴黎的市民起义一夜之间发展到了惊人的规模,法国人都不会忘记这段历史。而“挂路灯”在这种背景下逐渐成为了大革命的象征。“挂路灯”指的是一种把受害者吊死在路灯上的残酷私刑。在大革命期间,巴黎的路灯成了革命暴徒们执行私刑的工具,革命暴徒把官员贵族的尸体悬挂在路灯上来象征大革命,起初“挂路灯”的对象主要是旧官僚、贵族,但很快变成了激进派的革命手段,这引发了各界不满。在路灯的见证下,血和汗挥洒下,法国大革命取得了成功,几百年过去了,一盏盏见证过巴黎血泪史的路灯还在巴黎的每个街角,静静地守护这份安宁。

  巴黎的最后一盏煤气灯

  巴黎的美在于她的不俗,这座美丽城市的一颦一笑都展现着年华留下的浪漫痕迹。在巴黎的法国国家图书馆里,我无意翻开一本名为《巴黎路灯历史》的书,泛黄的书页讲述了巴黎市路灯的故事。早在15世纪前,巴黎的街道没有固定路灯,为了保护市民夜归的安全,守夜人点着蜡烛或煤油灯在夜里巡视。18世纪“启蒙时代”带来了煤油灯技术,煤气灯技术被广泛运用,于是 1200多盏煤油灯被树立在巴黎城里,在夜里照亮巴黎市区。1830年煤气灯开始取代煤油灯,到1870年末,一共有2万多盏煤气灯树立在巴黎的每一条小街小巷。而1879年,爱迪生为人类带来了电光灯泡。于是一场新的路灯的变革又开始了,电灯路灯开始代替煤油路灯,今日的巴黎,太阳一下山,几万盏电路灯便自动点亮。

  在巴黎北边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巷里,有一盏特别的路灯,它有个很美的名字:莱昂,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法国最后一盏煤气路灯。在19世纪末,电器化革命席卷了整个法国,到1970年巴黎几乎所有的煤气路灯都被拆除换成了电灯泡。而在马拉科夫区,毗陵巴黎十四区坐落在大巴黎南部,有一盏似乎不起眼的煤气路灯,黑色灯杆、简单的枝型灯架。每到夜里,它便会燃起微微的黄色的光,照亮四周。有一个协会自发保护着莱昂,这里的居民成立了一个“莱昂之友协会”,来保护这最后的煤气路灯。一位住在这里的81岁老太太说:“我有时候整日守护在这座灯塔面前,因为它是最后一盏”。这一盏闪烁着的煤气灯让我联想到了欧亨利笔下的《最后一片树叶》,这昏黄微弱的光芒几十年来照亮着巴黎的夜,也见证了一个时代的改变,守护了城市的一寸安宁。

  雨夜路灯下漫步巴黎

  电影《午夜巴黎》里男主人翁在巴黎昏黄的路灯下一个人漫步,一辆穿越了时光的马车停在他面前,他踏上马车开始了一段奇遇,这也让他疯狂地爱上了巴黎这座充满了故事的城市。当我因为工作搬至巴黎,偶尔下班玩或是晚上外出之时,也会一个人踱步在路灯照亮的小巷里。巴黎如今大约有6万多盏枝形路灯,巴黎路灯多为金属,做工精致。形状有致似花枝。此外巴黎还要300多个有景观照明的旅游胜地,在夜间有独特的美。路灯点亮了巴黎的妩媚的夜,让人们能看到太阳落山后巴黎的另一面。